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探讨——数字化浪潮方兴未艾,转型已迫在眉睫

2020年12月04日  新浪网

近二十多年来,互联网在我国迅猛发展,数字化产业也随之发展壮大,并逐步形成一个可以跟传统产业分庭抗礼的新兴产业。但近几年来,无论是数字化产业还是传统产业,似乎都遇到了不小的发展瓶颈。与此同时,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IT技术飞速发展并与传统行业实现快速融合,一场由数字化转型带来的产业变革浪潮已经蓬勃发展。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数字中国”被提升为国家战略,并提出了“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的纲领性指导意见。在国家大力发展新基建的背景下,数字政府的建设及推广,是“数字中国”建设的关键内容,是我国进行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推动力,对实现经济发展、提升公共服务效率、惠及民生具有重要意义。

传统产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已迫在眉睫(小)

对于传统产业的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根本就是通过数据来推动业务的增长。这些数据是通过云计算、VR/AR/MR、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各种新技术来产生、获取、转换、存储和使用的。通过对企业的管理模式、组织结构、业务模式、业务流程等进行改造,让所有的业务都能够通过数据来进行驱动,从而提高生产效率、组织效能,实现更好的客户体验,形成新的企业价值。

数字化浪潮方兴未艾,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数字技术日新月异,催生了数字经济这一新的经济发展形态。多年来,消费互联网的充分发展为我国数字技术的创新、数字企业的成长以及数字产业的蓬勃发展提供了重要机遇。伴随着数字技术的融合应用以及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不断深化,加快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已成为共识。党的十九大报告亦明确提出,“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传统产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已经迫在眉睫,而且几乎在所有行业同时发生。在交通运输业,网约车正在颠覆传统的出租车模式;在零售行业,涌现了以数字化技术改造的新零售;在银行业,金融科技企业也在挑战传统银行。甚至在农业领域,也已经有不少企业通过对气候、土壤、空气质量、种子等数据进行分析来更加精细化运营,用以提高生效率和粮食产量。可以想象的是,一个通过数字化技术全副武装的企业和一个仍然停留在机械化乃至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去竞争,其胜败岂非显而易见?

相关研究梳理出了以下五点传统产业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方法与实施路径:

1、需要重新梳理企业的业务模式和业务流程,并根据数字化转型的需要进行全面重构,才能在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以及完成转型之后,真正能实现高效协同运转。

2、新建企业数字化技术基础设施及相关应用。传统产业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绝不仅仅是建立一个网站或者APP,但却绝对少不了IT系统的建设和运营。企业除了需要建立与生产、运营和管理相配套的系统软件之外,还需要新建一套自动化、智能化的数据监控及大数据挖掘分析模型系统,帮助我们处理大量的数据和决策支持。

3、重构符合数字化转型所需的组织结构。传统企业的组织结构多数都是金字塔式的,这样有利于决策指令的上传下达;但数字化转型之后的企业可能需要扁平化的组织管理模式,用以确保各生产环节的高效协同工作。

4、建立新的运营及管理体系。传统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后的运营和管理非常重要,这也是数字化技术能否在传统企业起到提高生产效能和企业价值,有效降低企业成本的关键所在。

5、建立新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是对企业员工的一种引导和约束,因此,要想顺利实现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发展,就必须要改变全体员工,特别是管理层的认知和行为规范,也就必须要重新建立一个相适应的新的企业文化。

单志广:对产业数字化的理解需要兼顾社会与市场两个维度(小)

对于传统产业来说,数字化转型是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全方位、多角度、全链条的改造过程,其目的是是利用数字技术破解企业、产业发展中的难题,重新定义、设计产品和服务,实现业务的转型、创新和增长。从实践来看,强化价值创造、数据集成以及平台赋能,已经成为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趋向。通过深化数字技术在生产、运营、管理和营销等诸多环节的应用,实现企业以及产业层面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不断释放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是传统产业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重要途径,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例如,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国数字经济、在线教育、网络电商等逆势增长,为疫情防控创造了良好条件,数字化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的作用凸显,并呈现一些新趋势和新亮点。可以看出,相比于传统经济形态,数字经济的市场条件发生了较大变化,传统产业的价值链中以消费者需求为中心的价值创造逻辑日益显现。数字化不仅仅是优化企业生产的关键技术支撑,更是连接市场、满足消费者需求、更好服务消费者的重要方式。

《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研究负责人和主要执笔人、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单志广认为,区别于以往从经济单一维度对产业数字化的理解,对产业数字化的理解需要兼顾社会与市场两个维度,以更加全面的视角理解其内涵本质。从社会维度看,产业数字化是建立在生产工具与生产要素变革基础上的一种社会行为;从市场维度看,产业数字化是以信息网络为市场配置纽带、以服务平台为产业生态载体的资源优化过程。数字善治是社会及市场两个维度有机融合的具体体现,其既是产业数字化发展的机制条件,也是驱动产业数字化发展的重要动力机制。

《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认为,产业数字化不仅可以助力传统企业蝶变,再造企业质量效率新优势,而且还能促进产业提质增效,重塑产业分工协作新格局。同时,还可以孕育新业态新模式,加速新旧动能转换。

然而,目前我国传统产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仍然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吕铁指出,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存在成本高或缺乏方法论支撑、产业协同水平较低、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产权和安全、不同行业和区域的传统产业发展水平及数字化程度存在差异等等。吕铁认为,更好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需要从“加快建设数字技术高效供给体系、着力解决数字创新人才紧缺问题、积极部署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以及加强对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政策支持”等多个方面着手。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