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左右而言他,世纪华通公告传奇新加坡仲裁结果,

2020年07月01日  新浪网

6月28日,世纪华通发布了《关于子公司诉讼仲裁事项进展的公告》。公告称收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寄送的(2017)沪0115民初83817号民事裁决书、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发送的部分裁决书。公告内容显示,诉讼判决书确认了盛趣有权行使其关于《传奇世界》游戏的完整著作权,而关于仲裁裁决书的内容,却罗列了裁决书的裁决条文翻译,似乎是裁定一个叫Software Licensing Agreement的合同的终止以及叫MIR2的软件及相关授权的全面禁止。两个似乎无关的诉讼和仲裁裁决合并在一起进行公告,本身就颇让人蹊跷。而仔细查阅公告内容,对仲裁裁决的叙述普通的投资者来说似乎过于专业,晦涩难懂,结合后面的论述似乎与《传奇》有关。于此同时,世纪华通则在各大媒体大肆宣传,称娱美德中国再遭败绩 世纪华通《传奇世界》再度确权成功。这不禁立马让人联想到公告发布两天前,即6月26日娱美德通过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则声明,声明称新加坡国际仲裁庭作出裁决,确认给盛趣游戏的《传奇》授权于2017年9月28日即已终止,并命令盛趣游戏及其关联公司停止传奇IP相关的一切活动。这一声明与世纪华通的公告进行对比,其意图便一目了然。在面临重大仲裁案全面败诉的情况下,世纪华通这样煞费苦心地避重就轻,甚至对外大肆宣传自己胜诉,明目张胆误导市场,着实让人大跌眼镜。

刻意难解的世纪华通公告

查阅世纪华通的公告,可以明显看出在两个判决的呈现上,世纪华通确实花了不少心思。提及《传奇世界》的诉讼结果,世纪华通极其耐心地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向读者传达着“世纪华通享有传奇世界著作权”的信息;但是在提及远为重要和关键的新加坡仲裁结果,则直接对仲裁结果进行了翻译,夹杂着不少英文单词和缩写,非专业人士几乎很难理解这些条款的意义。笔者初读这份公告时就有一种“每个字都认识,组合起来却不知道说了什么”的困惑。这一番操作,强化了世纪华通胜诉的印象,进一步弱化了新加坡仲裁结果的存在感,将公众视线从白纸黑字的仲裁结果上引开,或许这才是此篇公告的真正目的。

虚张声势的《传奇世界》确权,掩盖不住痛失《传奇》的现实

让笔者颇感惊讶的是,世纪华通对外大肆宣扬的《传奇世界》确权成功,《传奇世界》著作权归属盛趣游戏。但根据对“传奇”纠纷的了解,《传奇世界》的著作权归属一向不存在争议,何来确权一说?早在2007年在法院调解下,娱美德同意不再追究《传奇世界》的侵权事实,同意《传奇世界》的著作权归属盛趣游戏。但是,娱美德并未同意可以通过《传奇世界》的名义使用或授权使用“传奇”IP来开发新的产品。2018年和2019年,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和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分别对《传奇霸业》页游和《传奇霸业》手机作出判决,确认《传奇霸业》虽然获得了盛趣游戏《传奇世界》的授权,但仍然侵犯《传奇》的著作权,并要求其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这无疑表明,法院是认可盛趣游戏享有《传奇世界》的著作权,但在行使该著作权的时候不得牵涉“传奇”IP,不然将侵犯《传奇》著作权。世纪华通公告的裁决内容,也明确表明国际仲裁庭与我国的法院立场是一致的:“命令蓝沙信息和 Shanda Games 的董事、雇员、代理人、关联公司、子公司或其他相关方禁止使用、推广、发行、营销、改编、修改、开发或利用 MIR2 PC 客户端游戏的衍生版本(包括手机版、网页版及任何其他形式),不论通过传奇世界、授权书,或其他形式,或允许第三方这样做。”

《续展协议》违约是中韩法院共同的认定

从公告来看,显然世纪华通并不打算服从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的仲裁结果,虽然系争传奇授权协议即《软件许可协议》中合同当事人都一致同意合同引发的纠纷都通过新加坡仲裁庭解决,且仲裁结果为终局裁决。世纪华通的理由是,《软件许可协议》到期后与亚拓士单方签订的续展协议,经首尔和上海的法院判定,继续有效。但具了解,上述两个法院对《续展协议》的判决都是一审判决,目前都在上诉阶段,并非生效判决,也就是说最终结果仍未可知。另一方面,根据网上公开的两个诉讼的判决书,可以的看到两个判决都明确确认盛趣游戏之前的授权行为都是违约行为,且亚拓士单方与盛趣游戏签订《续展协议》也是违约行为。特别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的判决书,提到“由于被告蓝沙公司并非善意的合同相对方,故两被告基于侵权行为所签订的系争《续展协议》应当停止履行”, 但基于现实著作权人的共同利益考虑,在目前共有权人尚未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暂时没有让游戏停运。这其实与世纪华通一直试图传达给市场的信息是有出入的。

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裁决书:自导自演的闹剧

为了否定新加坡的仲裁裁决,世纪华通拿出来的另一个依据是2018年上海国际仲裁中心的一份裁决书。《软件许可协议》在2017年9月28日到期之后,《传奇》的共同著作权人之一的亚拓士,不顾娱美德合理且强烈的反对,擅自单方与盛趣游戏签订了为期8年的《续展协议》,同时在《续展协议》中将管辖法院擅自从新加坡更改为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之后,盛趣游戏起诉亚拓士,在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裁定《续展协议》有效。而这一母公司起诉全资子公司的自导自演的闹剧,竟然也能顺利拿下仲裁裁决书( 正是公告中提到的SHIAC 裁决),也是匪夷所思。这样拿到的裁决书后来成为盛趣游戏向第三方证明其对《传奇》权利的有效法律武器。《软件许可协议》的管辖法院是新加坡仲裁庭,新加坡的仲裁已经裁决《续展协议》无效,而世纪华通试图适用本来就无效的《续展协议》中的管辖法院来支持自身的有效性,这本身就很荒唐。

我们的时代需要企业的社会担当和契约精神

公告还称ICC(国际商会)国际仲裁庭作为民间仲裁机构无权否定根据司法主权作出的判决,姑且不论目前中韩两国都没有生效的判决存在,且一审判决的主要论点也都与本次仲裁的结论一致,即盛趣游戏存在违约,这种提法本身也是相当可笑,很难想象竟然能够堂而皇之登上知名上市公司的公告披露上。国际贸易遵循国际规则本身就是我国一贯的立场,也是我国一向在国际社会上倡导的。仲裁裁定是根据合同当事人约定的方式得到的结果,是按照约定基于法律公平公正解决纠纷的契约精神的表现,完全不存在所谓外国的民间机构否定司法主权一说。这种动不动就上纲上线的文革式的指控,以一己之私绑架爱国情怀的做法,与现代法治社会已格格不入,可以休矣!

在重大仲裁案的裁决出来之后,世纪华通并没有诚实面对投资者,反而用这样“巧妙的”公告方式,分散公众注意力,并刻意宣扬自己胜诉。作为游戏行业标杆企业,这样的社会担当,着实让人失望。对于既成事实的裁决结果,试图启用一切手段回避或想蒙混过关,也许短时有所获益,但终究于事无补。真正有担当的企业,更应该直面惨淡坎途,向公众公开透明,诚实筹划后续的弥补方案,这样才能成为投资者们信任的好公司吧!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